热门游戏英雄联盟 CSGO Dota2 王者荣耀
  • 纪念:Bang的最后道别
  • 发布时间:2021-12-09 14:45:23

“就是觉得我们当时打得真好,现在回过头再看以前的日子,只是当时没有意识到。”

​​12月6日,两次捧起召唤师奖杯的AD选手Bang在Instagram宣布结束自己十年的职业生涯,即将进入部队服役。

undefined

2012年,裴濬植于NJS出道,成为了电竞选手Bang。一年后,Bang加入SKT,待了足足五年。离开SKT的Bang远走北美,消息变得极少。2021年,Bang回到韩国,仅仅在AF打了一个春季赛就再也没有上场了。

Bang连发了10个Ins story,全是SKT时期的回忆。或许对于他来说,这段时期不仅仅是收获了荣誉。

undefined

在独自一人的背影照片上面,他写下了再见,并播放比利·博伊德演唱的电影《霍比特人:五军之战》片尾曲。在老队友Bengi离开时,他也播过这首歌,确实恰当不过。

这首歌唱着霍比特人与伙伴们翻过山峦和森林,穿过极夜之地,随着银色的小溪奔腾向海。他们曾走在云朵之下,也曾头顶繁星,曾在冬天的早晨走过雪原,但在最后的最后,还是踏上了回家的路。

“我曾经到过许多地方,”

“也曾目睹过无数辛酸与无奈,”

“但我不会后悔,”

“也不会遗忘,”

“曾和我并肩的你们。”

“黑夜降临,”

“今天就此结束。”

“回家的路召唤着,”

“我必须离去。”

两年前,我写过Bang的一段故事,而现在Bang的故事彻底落幕,回顾Bang的职业生涯,他无疑是当前拥有最多荣誉的AD选手。

我会觉得矛盾的是,也是他最不容易的地方,裴濬植本身是情绪波动大的人,会生气得骂人、砸键盘,甚至脾气起来还会把纸币都撕掉。他还有些敏感,谈及为何想要减肥,他会说是健康的身体对职业生涯有帮助,并且能获得更多粉丝的喜欢。他希望不管是谁想起Bang都能觉得“这是很好的的人、是值得应援的人”。

减肥是要对自己下狠心的,他的职业生涯也给我这样的感觉。他必须在赛场上克制自己的情绪,做出最理性的决策,因为AD是最不应该“上头”的位置,需要在团战找到安全的位置,尽可能地进行最大输出。

人屏蔽自己的情绪,我们会说这人像机器一样,而把人变成机器并不容易。2015年,Bang的比赛打得很好,有人会说如果想要改变人生就该回到那个时候,但他却说自己并不想回到那个时候,真的太辛苦了。一点点练习走位、练习补兵,压力大到头发丝都充满了压力,辅助Wolf都是边哭边准备比赛的。

在S5全球总决赛的决赛前,Bang会觉得不能夺冠简直不像话,就像神抛弃了他们。在刻苦得近乎疯狂的训练下,他们确实夺冠了,可在2016年,Bang需要开始接受心理辅导。日程排得太满了,到底什么时候才能休息?究竟要到何时才能结束机器一样的生活?Bang有些不好的想法,他觉得自己继续这样活下去会死。

2020年底,远走北美的Bang回来跟SKT的老队友Bengi、Wolf、Faker、Untara以及Sky重聚。见到Bang时,Untara说:“以前的Bang经常生气,现在感觉消除了那些愤怒、解脱了的样子。”

他们已经能笑着谈起几年前的五连败。坐在泳池边,六个人读着彼此匿名的回忆分享,其中有条消息这样写道:“感谢大家和我一起玩游戏,在一块的时候没觉得,分开了才发现大家真的都很好很和气,是段非常美好的回忆。”

“是我写的。”Bang主动承认,“就是觉得我们当时打得真好,现在回过头再看以前的日子,只是当时没有意识到。”

旁边的Faker也说:“拥有的时候真的意识不到,现在经常会想起这些。”

Bang会称自己现在多少上年纪了,当年真的就是小孩子。2015年LCK春季赛第一轮,Faker想要选中单剑圣,教练kkOma以及队内大哥上单Marin都像劝小孩子一样劝他。

“对面还没有选中单,今天忍住,下次再选吧。”

“相赫啊,你应该玩线上强势的英雄,比如沙皇……”

Faker还是不死心:“反正所有英雄都有Counter。”

Bang先说:“你可以试一下剑圣。”

Faker、Wolf与他是同龄人,那时他们被SKT的粉丝们称为“96 line”。

kkOma才用豁出去的口气说:“好的,选剑圣吧。”

那场比赛才进行到三分钟,从上路、下路与野区来了三个队友,交给了两个闪现,帮助Faker拿下第一个击杀,而Faker在后期确实能够大杀四方。

现在Wolf已经成了主播,在Bang宣布退役后,只有Faker留在赛场上了。

“我看着光从天上渐渐消逝,”

“风中传来一声叹息。”

“当片片雪花掩盖住我逝去的兄弟时,”

“我才将与你们道别。”

尽管不知道将会通向何处,这一路走来,终归还是走到了道别的这天,这首歌的名字就叫The Last Goodbye(最后的道别)。